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动态
《中国审判》刊发安徽法院执行攻坚战纪实:“江淮风暴”席卷江淮
  发布时间:2018-09-25 08:55:00 打印 字号: | |
  “基本解决执行难”是一场兑现庄严承诺的攻坚战,是一场考验法院队伍的攻坚战,是一场检验联动成效的攻坚战,是一场树立司法权威的攻坚战,是一场推进社会诚信的攻坚战。

  从4月初开始,一场持续不停的执行风暴席卷江淮大地:党政领导从未如此重视执行,“一把手”工程从未如此落实到位,联动作战从未如此紧密推进,舆论攻势从未如此强大有效,执行行动从未如此声势浩大,抓获失信被执行人从未如此之多。经过4个月奋战,安徽法院执行结收案比出现历史性拐点,结案数大于收案数,各项考核指标位次前移, “江淮风暴”执行攻坚战实效显著。

  直面问题  发起总攻

  “今年以来,省高院新一届党组连续三次听取全省法院执行工作情况专题汇报,集中对12个中级法院及辖区基层法院执行工作进行专项督查后,清醒地看到全省法院的执行工作存在不少突出问题,离人民群众的期待、离最高法院和省委的要求还有较大差距。” 4月3日,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董开军在全省法院“江淮风暴”执行攻坚战动员部署会上发出号令,“我们必须举全省法院之力,向执行难发起总攻。”

  安徽高院发布了“江淮风暴”执行攻坚战的主攻任务、工作重点是“八个一批”:突破一批重点案件,标定一批执行不能案件,移送一批“执转破”案件,发布一批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拘留一批、移送(自诉)追究刑事责任一批被执行人(协助执行人),化解一批信访积案,开展一批特色专项行动,发布一批典型案例。

  “各级法院党组和‘一把手 ’务必亲临一线、亲自参战、亲自督战,把‘八个一批’抓紧抓实抓出成效,通过强力治标来逐步实现治本。”董开军说,“对行动迟缓、落实不力的法院,直接约谈‘一把手’,并在全省法院通报,必要时通过组织程序直接调岗换人。执行攻坚战开展情况纳入年度考核,开展不好的实行一票否决。”

  16市中院院长当场立下“军令状”。

  安徽高院全体院领导和其他厅级干部对16市法院实行包片督导;中级法院领导包保督导一个基层法院,基层法院班子成员包人包案,全省法院层层传导压力、层层压实责任。董开军院长负责督导执行案件占全省法院六分之一的合肥市法院,多次和全市法院领导座谈,面对面列出问题清单,定期对照检查和跟踪督办。他先后深入20多个中、基层法院,每到一个地方必看执行攻坚作战图,必详细了解各项执行指标数据,必与一线执行干警连线通话,必与各级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和基层同志座谈,发现问题,现场解决问题。

  安徽高院建立16个执行督导微信群,三级法院领导和执行、信息、宣传等部门人员随时交流、互动,解决执行工作中遇到的问题,交流执行工作经验。督导组领导一次次深入中院、基层法院,面对面摆问题、拿措施、抓落实,督办一些长期未结案件,积极协助办理大案难案。安徽高院党组副书记、副院长周榕和黄山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陈严法一起,前往福建省宁德市,协调涉案标的3.16亿余元的恒丰银行福州分行申请执行福建省澳泰房地产有限公司等借款合同纠纷一案,主动向当地政府通报案件情况,希望为被执行人已建成的房屋尽快办理预售许可证,盘活涉案工程,加速资金回笼;协调16家轮候查封法院,积极与其他申请执行人沟通,促使双方当事人达成和解。党组成员、副院长徐致平承办颍上县一起10年未能执结的涉镇政府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经她再三做工作,该镇政府同意向申请执行人支付90万元,圆满化解这起拖欠工程款20年之久的积案。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张小红和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孙康一起,协助池州市九华山风景区人民法院办理标的额达5.7亿的借款合同纠纷案,巧妙将被执行人所有的价值1.4亿的股份及双方流转的1亿元用于偿还债务,执行到位2.4亿余元,余下的债权通过被执行人出租的房租租金予以折抵。

  “4个月里省高院督导组8次来阜阳,深入9家法院。针对阜阳法院执行工作历史包袱重,遗留问题多,在全省排名靠后的实际,从不提空要求,现场查找问题解决问题,亲自办理、督办疑难积案。”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局局长姜之涛说,“两级法院一有问题咨询,督导组在微信群里全天候指导,无论子夜还是清晨,工作日还是节假日,几乎实时帮助解决问题。并及时给我们介绍全国、全省第一方阵执行先进经验,切实推进了执行攻坚。”

  “一把手”抓  全力攻坚

  7月19日,铜陵市铜官区人民法院院长王欣带领执行团队,赶到2200多千米外的吉林省白城市,找到一家行政执法机关负责人,从严词告知对失信被执行人的惩戒、制裁措施,说到打造诚信政府,希望该机关主动履行生效判决确定的义务。经过两天时间商谈,最终签下和解协议,执结该机关与铜陵某电子公司标的额近800万余元合同款纠纷案。“三伏天,院长亲自带队跨越千里来执行,让我们很感动,对结果也很满意。”该机关负责人说。

  7月28日凌晨4时,涡阳县人民法院院长雷晨率领40名执行干警,趁周末被执行人以为法院休息,开展集中执行行动。4个小时,执行人员抓获失信被执行人9名,涉及11个案件,现场执结10件,执结标的额100万余元,1人因拒不履行义务被司法拘留。

  由“一把手”率队办理案件,指挥执行行动,在“江淮风暴”执行攻坚战中层出不穷。

全省各级法院严格落实执行工作“党组工程”、“一把手”责任。院长挂帅亲征,做到重要举措亲自部署、重大方案亲自把关、关键环节亲自协调、落实情况亲自督察,上阵指挥执行行动,亲自办理执行案件,切实做到“一把手抓,抓一把手”。执行攻坚战开始20天内,全省各级法院执行人员按照不低于在职人员15%的比例快速配备到位。全省法院全力保障执行物质装备和经费需求;法院内部工作衔接配合到位,各部门积极配合执行工作,形成了上下齐心协力、同频共振的浓厚决战氛围。

  马鞍山市两级法院院长做好江淮风暴“施工队长”,加大重点案件领导督办力度,对部分长期未能结案、执行难度较大、涉及面广的“钉子案”,实行院领导领办、督办重点突破。“江淮风暴”执行攻坚战以来,全市法院院庭长带头办理执行案件827件,院长督办案件744件。黄山中院全面推进院领导办案活动,办理重大疑难执行案件31件。

  各地法院院长带头办理执行信访案件,化解信访积案281件。宿州市中级法院在诉讼服务中心设立专门执行信访窗口、信访接待室,安排专人负责信访接待、信访办理工作,最高法院挂网督办的4件执行信访案件全部化解。黄山一家房地产公司擅自改造公共通道、破坏墙体,导致张女士出行不便,要求赔偿。由于被执行人申请再审,法院暂停执行。张女士不听解释,四处上访。黄山区法院院长张大文主动承办此案,经耐心疏导,不懈调解,双方达成和解,案结事了。

  全省法院2424名执行干警以强烈的责任感,夜以继日,争分夺秒地投入执行攻坚。各地法院展开一波又一波集中执行行动,凌晨堵被窝,夜间袭酒桌,假日围猎,用足拘传、拘留等强制措施,以前所未有的力度打击失信被执行人。

  淮南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文则俊3次凌晨出发,率领执行干警开展集中执行行动,每次战果丰硕。“我作为淮南法院执行攻坚的第一责任人,除了科学部署,还要到执行一线具体抓,抓具体,便于从具体工作中发现问题,补齐短板,促进工作,鼓舞士气,也是落实包保责任的具体方式。”文则俊说。

  巾帼更是不让须眉。淮南市大通区法院院长朱莉、滁州市南谯区法院院长杨芳、界首市法院院长张芳、太和县法院院长吴静等女院长,带头奔赴执行一线,指挥强制腾退房屋,拘传失信被执行人。芜湖市鸠江区法院院长胡玉洁出马办理一家企业与该市某区政府拆迁安置补偿合同纠纷案,经过释法明理,促使政府履行千万元补偿款。

  据统计,从4月到7月,全省法院开展集中执行行动758次,拘传7675人、拘留4737人、移送(自诉)追究刑事责任604人,突破重点案件16813件,迫使8998名老赖主动清偿债务10.86亿元。特别是胜诉当事人最关心的实际执行到位金额达329.15亿元,同比增长89.61%。

  多方联动  合力攻坚

  7月23日子夜,巢湖市公安机关通过技术手段,确定一起民间借贷案的被执行人汪某藏匿在合肥市一家小旅馆内,第一时间将位置信息提供给法院。巢湖市法院执行干警火速奔赴合肥,在一个导航都找不到的小旅馆内,将汪某抓获,当场司法拘留。

  7月24日,失信被执行人郑某准备带已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儿子,去台湾旅游,公安部门告知他已被淮南市大通区法院限制出境。郑某赶紧向申请人还清75万元购房款,法院才同意他出游。

  像这样公安机关快速协助法院临控、限制被执行人,在安徽已成常态。

  “江淮风暴”执行攻坚战开展以来,得到领导层面空前重视。省委书记李锦斌、省长李国英等13位省级领导先后对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作出相应的批示或提出工作要求;全省各市、县区党政领导纷纷表态全力支持,执行联动机制得到前所未有的发挥,推动本地区执行攻坚战向纵深推进。安徽高院与省检察院、省公安厅联合出台了《关于办理拒不执行判决、裁定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强化对拒执罪制裁力度。与省公安厅联合出台《关于公安机关协助人民法院查询被执行人信息及扣押被执行人车辆的若干规定》,在查人找物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与省财政厅联合下发通知,对“执行不能”案件实行司法救助。

  各地创新联动方式,大力推动执行攻坚。颍上县法院与公安局对接,依托智能交通管控平台查人找物、协作扣车。宣城中院、宣城市公安局建立全市范围内公安机关协助人民法院查控被执行人或相关人员的工作机制,这是继2017年宣城市公安局协助宣城市法院建立查扣被执行人车辆工作机制之后的又一新突破。宣城中院与宣城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就“僵尸企业”处置达成执行联动机制,出台三条政策支持:管委会给予破产管理人一定的管理费用;对法院执行力量不够的由管委会购买社会辅助力量补充;对于部分企业长期拖欠工人工资的由管委会托底。这些举措加快了处置“僵尸企业”的进程。

  淮北市纪委、监察委、中级法院联合出台文件,将党政机关负责人、公职失信被执行人纳入联合惩戒范围。亳州市法院全面梳理摸排涉党政机关、涉公职人员、涉民生等特殊群体执行案件,建立工作台帐,集中力量重点攻坚。两个多月时间全市法院共执结147件,到位金额3599.5万元。

  六安市委政法委出台《关于把协助人民法院解决执行难纳入基层网格管理的通知》,建立网格员协助执行制度,全市基层网格员都来协助法院查人找物,有效解决“人难找”问题。和县法院依托和县县委组织部在每一个自然村建立起的党员网格小组,扩大执行联络员聘用范围,完善执行联络员制度,发挥网格员作用,帮助找人查物。

  芜湖市不动产登记中心为法院开设司法快查专窗和司法快执专窗,用来查询被执行人的不动产,向法院提供查封、解除、司法协助转移登记等服务。芜湖市中级法院与芜湖市财政局联合出台《企业破产费用专项资金管理和使用办法》,建立专项破产费用资金,加快“执转破”工作进度。

  电信部门设置失信彩铃,电力部门对涉案房地产采取中止供电强制措施,四面八方合围“老赖”的天罗地网越织越密、越收越紧。

  合肥市中级法院紧紧依靠联动机制,在相关部门的共同努力下,通过网络司法拍卖被执行人的一宗土地,成功拍出4.64亿余元高价,一举执结了两地四家法院42件关联案件,同时为国家追缴税款2000余万元。包河区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张良才挂帅,对包河区法院标定的4批重点案件,多次组织相关单位面对面的协调,使4批案件均得到圆满执结。萧县法院为58位执行案件当事人发放司法救助金48.6万元,一举化解了58件涉农民工工资、赡养、抚育、侵权等小标的“执行不能”案件。

  在宣传部、文明办等大力支持下,全省法院统一使用执行攻坚宣传标语、海报、视频,在机场、车站、地铁站、公交站、码头、商业中心、电影院、乡镇社区等地曝光失信被执行人;报纸、广播、电视等传统媒体与新媒体共同发声,形成声势浩大的舆论风暴,敦促失信被执行人自觉履行义务。

  创新举措  推进攻坚

  7月26日,竞买人潘某在淘宝网上以924.8万元顺利竞得宣城市中级法院网拍房产。这处房产经过两次拍卖和一次变卖,意向竞买人都因难以一次性付款而流拍。而潘某的款项是宣城皖南农村商业银行以“拍拍贷”业务代付并直接打入法院指定账户。“拍拍贷”业务的推出有效缓解法院解决资产处置中大宗财产执行交易的难题,提高网拍资产处置效率。

  宣城中院还率先在全国范围内建立小额执行案件责任保险机制。经过严格审核,人保财险宣城分公司于6月7日为首批10名申请执行标的在3万元以下的申请执行人赔付共计10.5万元保险金,开创小额执行案件责任保险赔付先河,受到了社会广泛关注与好评。

  滁州中院跨庭组建破产合议庭,制定《关于执行案件移送破产审查工作的实施意见》,突破“执转破”机制瓶颈。全市法院移送“执转破”案件11件,7件已进入破产程序。凤阳县法院对欠债1.5亿元的安徽力华光电公司案件采取“执转破”的方式,仅用40多天就快速审结,宣告破产,一举化解执行积案40余件。该案也是安徽法院首例在第一次债权人会议召开前,即开始清偿职工债权的“执转破”案件。

  各地法院推出各种行之有效的举措,加快执行进度。蚌埠市中级法院在全省率先试行以员额法官为主导的扁平化团队管理模式,按照“1员额法官+1法官助理/执行员+1书记员+1司法警察+1驾驶员”的五人协同作战模式,建成决策高效、反应快速的执行攻坚小组。同时,全面建成警务保障队伍,共向执行局派驻34名法警助力执行,提升执行强制威慑作用。铜陵市中级法院组建跨区域执行团队,集中办理系列案件及重大、复杂、疑难案件,已突破一批涉金融、房地产类重点案件。太和、颍上、颍泉法院建立信息执行团队,细化职责分工,提升信息技术助力作用。

  合肥市庐阳区法院全面推动执行财产处置由“线下”向“线上”转变,在全省率先引驻第三方网拍辅助机构助力司法网拍,全省首家与京东集团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引入“大数据”评估平台,依托互联网大数据智能询价评估财产,形成了“法院+网络拍卖平台+网络拍卖辅助机构”的司法网拍新路径,将执行法官从繁琐的司法拍卖事务性工作中解脱出来,提升司法网拍效率,最大限度提高拍品成交量和溢价率。

  池州市法院用好“拒执罪”这把利剑,对有能力履行而拒不履行的失信被执行人,一律采取强制措施,对应当拘留而无法找到的失信被执行人,一律移送公安机关进行临控,对采取强制措施后仍抗拒执行的,一律按照拒执犯罪移送公安、检察机关提起公诉或引导申请人提起刑事自诉,这一系列组合拳,为攻坚执行难开创了新局面。

  拒不腾房、拒不清场是执行中的难中之难,安庆市中级法院专门出台“腾房指南”规范、指导腾房,攻克执行顽症。两个月开展强制腾房清场60次,腾房15.11万平方米。

  黄山市中级法院建立全市法院立、审、执、访沟通协调机制,出台执行疑难问题解答、执行实施案件办案流程管理细则等内容,为建立健全执行工作长效机制打下基础。
来源:安徽高院
责任编辑:钱秀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