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司法论坛 > 审判研讨
民事再审程序改良之我见
作者:方钦源  发布时间:2013-10-29 14:49:40 打印 字号: | |
  “一个有效的司法制度的另一个重要因素是其判决的终局性……如果一个解决方案可以没有时间限制并且可以不同理由反复上诉和修改,那就阻碍了矛盾的解决,如果败诉方可以在另一个地方或另一级法院再次提起诉讼,他们就永远不会尊重法院的判决,并顽固地拒绝执行对其不利的判决。无休止地诉讼反映了、同时也更刺激了对法院决定的不尊重,从而严重削弱了法院体系的效力”。?这是法学家和法律工作者在法学研究和司法实践中得到经验总结。笔者深感民事再审程序改良之必要。在此,试图通过一个案例,来剖析再审程序运行现状,初探改良路径。

   相邻纠纷,十年审判事未了结

  1954年,歙县雄村乡雄村村曹瑾(原告)将老房屋后进卖给曹大权(被告)的伯父,几年后,曹大权的伯父又把房屋卖给了曹大权的父母。曹瑾和曹大权从此就成了邻居。1987年,曹大权在毗邻两进之间砌起了一堵墙体,把原搁于两进之间的披檐改为平台,平台四周放有出水口且建起栏杆。同年,曹大权建造猪圈一个,距离曹瑾房屋墙体放出檐水地。1989年,曹瑾紧靠曹大权的平台建造房屋,毗连曹大权平台栏杆的北墙体未粉刷,结果内墙壁渗水。2001年7月,曹瑾的儿子曹亚平将厨房部分拆除重建,在房屋西墙上放了一个窗户,曹大权认为历来无窗,曹亚平安窗户影响了他家安全,从而将曹亚平新砌的墙体部分拆除,导致曹亚平房屋不能完工。2001年7月12日,曹瑾诉诸法院要求判令曹大权按卖契放出檐水地,缩短猪栏檐头,改变水泥平台出水方向,允许他在独有墙上放窗口,并赔偿三个砖工的损失。歙县法院审理认为,曹瑾房屋西墙渗水与他自己檐水处理不当,墙体未粉刷有关;曹大权建造猪圈多年,曹瑾无异议,现要求曹大权放出出水口、檐水地、缩短猪圈檐头之请求,已超过诉讼时效;曹亚平重建房屋未经审批,允许在西墙安放窗户、赔偿损失的请求不予支持。依据《民法通则》第八十三条规定,判决驳回原告曹瑾的诉讼请求。曹瑾不服上诉至黄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原审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2002年1月29日,裁定撤销原判,发回重审。歙县法院重审认定的事实与原审基本一致,再一次判决驳回了曹瑾的诉讼请求。曹瑾不服,再次上诉。2003年2月12日,黄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期间,曹瑾去世,其子曹亚平往返于省、市、县信访申诉,前后达两百多次。2008年3月24日,市中院再审后作出裁定,撤销原一、二审判决,发回歙县法院重审。曹亚平的兄弟姐妹四、五个作为产权共有人全部参与到诉讼中来。重审结果,曹亚平兄弟姐妹们的请求又被驳回。曹亚平等人上诉,市中院再审判决允许上诉人修缮放窗户;曹大权赔偿上诉人三个砖工的损失300元;驳回其他诉讼请求。2009年1月,曹亚平以损害赔偿起诉,要求曹大权赔偿修理等费用近20000元,而且把上访的车旅费也纳入其中。同一时间,相邻关系纠纷也在市中院再审,赔偿案被迫中止。2009年12月,相邻关系案第三次被市中院发回重审。歙县法院审理后,仅支持了曹亚平等人部分诉请,判决赔偿三个砖工的损失105元,认定的事实和驳回请求的理由与前几次判决并无二致。经过中院再审,黄山市中级法院维持了一审判决。十多年过去,这件小案能否就此打住?至今尚不能给出肯定的答案。

  症结剖析,再审机制漏洞多多

  申诉,宪法赋予公民的神圣权利;再审,司法救济的良方。多少年来,人们通过申诉,维护了自己的合法权益,法院利用再审,实行了审判监督,纠正了不少冤假错案。社会反响怎样?群众反映申诉难,法官喟叹再审难。申诉再审难难在哪里?曹亚平案里就可以看出再审程序运行中之端倪。

  (一)时空变化,案情难以复原。案件再审是发生在原审裁判生效之后,而原审可能经过三个月、六个月甚至更长时间,审理期限越长,距离案发时间越远,案件现场无法有效保护,在一些落后地区,由于文化素养、法治观念、客观条件所限,当事人不会也不可能对客观事实证据材料规范化地固定,导致诉讼所需的证据随时间的推移而流失,如曹亚平相邻关系案,前后跨度十年,当时的知情人都淡忘了,房屋几经拆改,现场已经面目全非,再审举证就成了一大难题,当事人对立情绪激烈,越审越难,越审越糊涂。

  (二)主体变化,案件复杂程度提高。随着时间推移,人员生死婚嫁、迁徙、产权转移、企业关停并转等等,导致诉讼主体变化,法院传唤当事人难、调查取证难、实体处置难、调解处理难。曹亚平相邻关系案,本来只有曹瑾一人起诉,双方只要抱着息事宁人的态度,完全可以协商解决,但曹瑾死后,子女都参与诉讼,变成两大家族的对立,处理难度陡然增加。如果是产权转移的案件,涉及到产权的归属,实体处理难上加难。

  (三)法律变化,适用法律难。法律与现实存在一定距离,法律不断完善,以新法处理旧事,就显得过于苛刻。象曹亚平相邻关系案,当时仅有城镇规划法律法规规定,乡村旧房拆改建是不需审批的。所以,法院以曹改建未经审批,驳回了曹开窗户、损失赔偿的请求,难怪曹家想不通。但法官又适用哪个法律来为曹家维权呢?这就迁涉到民事法律溯及力问题,而解决这个问题不由法官说了算,也并非易事。

  (四)民诉法修正,基层审监工作弱化。当事人申请再审的案件由上级法院受理,致使上级法院申诉案堆积如山,基层法院审理的再审案件寥寥无几,法官被调整充实到案件多、事务多的庭室,审监庭变成一人庭,只有庭长一个光棍司令,难得接收一个案件,组成合议庭还得到各庭室招兵买马。

  (五)随意发回,浪费司法资源。民事案件经过一审程序、二审程序几乎要耗尽一年甚至几个年头。当事人如果不服才申请再审,一个再审程序下来至少又要一年时间,当事人多么希望再审法院作出一个公正的了结。但是,对于确有问题的判决,再审法院往往顾及一审或者二审法院的情面,不直接改判而是统统撤销一审和二审判决,发回重审。如此已经精疲力竭的当事人,在得到这个结果后会被打入绝望的境地。凡接触到再审被发回重审的当事人基本都不愿再去到原一审法院参加庭审,如此形成因为当事人不配合,一审法院结不了案,另一方面当事人又不服到处上访,要求解决问题,处于两难的境地。本来当事人就是对一审或者二审法院不信任才申请再审的,现在再审法院又要求当事人回到原审法院去解决问题,其抵触情绪可想而知。案件发回加大了原审法院工作压力,反复审反复判,搞得法官不知如何是好,浪费人力财力物力。

  总之,审判监督程序已进行多次完善,但仍然不能完全适应诉讼需要。

  法律改良,堵多环节值得考量

  审判监督程序是对错误判决的最终司法救济,最能体现公正与效率,而审判监督工作担负着特殊之使命,从某种意义上讲是人民法院维护司法公正最后一道防线,也是保护当事人合法权不受侵犯的最后一道关。审判监督程序能否在以下几个方面补充和完善:

  一、严格限定受案范围。  

  1.未经上诉的案件不得再审。我国的审级制度是二审终审。当事人不服一审判决,可以行使上诉权,请求原审法院的上级法院改变一审裁判从而达到维护自己的民事权益的终极目的。如果允许未经上诉的案件进入再审程序,则会使当事人故意规避上诉审的风险,不但会使对方当事人的审级利益受到侵害,而且会增加生效判决的不确定性。

 2.已经再审程序的案件不得再审。人们将争议的民事纠纷诉请法院裁判不仅是希望获得正确的合理裁判,而且也希望获得迅速的最终解决。法院如果不能就诉讼案件作出迅速的、确定的最终裁判,裁判即使是正确合理的,也不符合当事人进行诉讼的目的要求。而且允许无止境地申请再审,即使案件质量能得到进一步提高,相对于诉讼成本来说,其代价也过于昂贵。况且,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再审次数越多,案件处理得就越正确、越公正。

 3.经最高人民法院审理的案件不得再审。按照我国法律的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审理案件实行一审终审制,所作的判决、裁定,在送达当事人后立即发生法律效力。这表明,最高人民法院作出的判决是最具权威的、终局的、不可被推翻的。最高人民法院的判决可以通过再审程序予以推翻,实质上是对最高人民法院最高审判权、最终裁判权的挑战。不利于维护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权威,也不利于坚定公众对中国司法的信心。

  二、法院启动再审限制

  首先,法院主动再审不符合民事诉讼中的处分原则。原审法院裁判生效后,当事人未申请再审,说明双方当事人均认可了裁判的结果,是服判的。民事权利属于私法上的权利,在当事人未要求再审的情况下,法院主动再审是与处分原则相抵触的;其次,法院主动再审也不符合诉审分离的原则。司法权是一种被动性的权力,法院主动发动再审,实际上是自诉自审,诉审合一,是对诉审分离原则的背离;再次,法院过于主动再审不利于民事法律关系的稳定。法院裁判生效后,发生争议的民事关系因确定裁判的效力而重新趋于稳定,法院主动再审会重新燃起已平息了的纠纷。尤其是,法院启动再审不受时间的限制,如果法院对一件裁判已生效多年的案件进行再审,不仅会造成当事人之间民事关系的变动,也可能动摇建立在原民事关系之上的当事人与第三人的关系。即使通过再审改正了确有错误的裁判,付出的代价也过于沉重。

  三、设立申诉担保制度,杜绝恶意诉讼

 司法实践中,当事人申诉有多种情形,一是败诉方认为原审判决不公,其利益未获得保障;二是情势变化,造成自己不利;三是客观原因导致其丧失上诉权利,等等。但也有当事人对原判不服,明知可以上诉,而不上诉,等到一定时间选择申诉。一来可以不交或少交诉讼费用;二来再审后上诉,二审后还可申诉,多些救济渠道;三来可以拖延时间。无论哪种情况,都是规避法律行为,对对方当事人来说都是不公平的,也浪费了司法资源。笔者认为,可设立申诉担保制度。执行担保是一个成功做法,我们不能照搬照抄,但可以借鉴。

  (一)申诉担保是在当事人申诉后,法院立案时段,向人民法院提供的担保,保证申诉再审期限内履行义务,在案件审结,按生效法律文书执行。

  (二)由再审申请人提出申诉担保,经被申诉人同意。人民法院作为司法机关,特别在执行环节,效率是其努力追求的目标。当事人是权利主体,案件一旦进入再审,暂缓执行将对另一方权利的实现产生影响。这里的同意,实际上包括了对担保方式、所提供的担保物、保证人、担保期限的同意。

  (三)申诉人或第三人提供担保,需经法院审查认可。这是申诉担保区别一般担保的最本质特征,是再审申请人或第三人为达到成功申诉之目的,按对等原则所必须尽的义务,所以,必须经得人民法院审查认可。

  (四)第三人提供保证的,保证人应当具有代为履行或者代为承担赔偿责任的能力。

  (五)申诉担保一旦被再审申请人和人民法院接受,该案件将中止执行,进入审判监督程序。

 必须注意,申诉担保原则上应经被申请人同意,特殊情况下应由法院决定;担保成立后,对担保物可以采取查封、扣押、冻结措施;第三人提供担保的,当被执行人未在规定期限内履行义务,人民法院应裁定追加第三人为被执行人。

 四、增强再审程序的可操作性 

 借鉴国外民事诉讼法中关于民事再审事由的规定,我国民事再审事由应在以下方面加以明确和规范:

 1.原判决所依据的证据方面:(1)原判决、裁定所依据的证据是虚假的、伪造的或变造的;(2)作为判决基础的民事、刑事、行政裁判或行政处分已经变更或撤消的。

 2.“有新的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裁定的”,应具体限制于两种情形下才能发生再审;(1)在判决后,又获得被另一方当事人扣留的有决定作用的证据;(2)当事人发现了在原审中已向法院提出证据线索但因客观原因未能收集到的对案件有决定作用的证据。

 3.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有重大原则性错误的。

 4.法院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

  五、严格执行诉讼法,不得随意改判、发回。

  原判决认定事实错误的案件,二审可以径行纠正作出判决,不必也不应发回重审,这是由民事诉讼“谁主张谁举证”的举证原则和性质决定的。

  审理案件,首要而又最根本的问题就是查清案件事实。而所要查明的事实是案件的法律事实,而非客观事实。民事判决是不应该存在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问题的。因为民事诉讼案件事实认定的根据,是相对于案件庭审辩论终结卷内业已具有的特定证据来说的,是建立在案件业已具有的证据基础之上的。民事判决无论是确认案件某一事实或否认案件某一事实,都是由案件业已具有的证据及其有效性决定的;无论是认定案件某一事实,还是否认案件某一事实,这都是对案件事实的认定。如果说判决认定的案件事实存在证据不足的情形,这就说明在案件事实的认定上扩大了案件的法律事实,从而表现为证据不足的现象。这是由法官的主观因素造成的,不存在案件证据待查待取的客观因素。所以,二审法院经审理发现和认为原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在原审不存在程序违法的情况下,应当径行纠正和改判;如果二审中又收集到新的有效证据,即可综合全案证据,径行作出判决。

 民事上诉案件发回重审的适用范围应仅限于原判决违反法定程序的案件,以及那些二审径行纠正则有违两审终审制度的案件。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可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一)原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的,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二)原判决适用法律错误的,依法改判;(三)原判决认定事实错误的,依法纠正改判;(四)原判决违反法定程序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当事人对重审案件的判决、裁定,可以上诉。
责任编辑:刘晨